进了这个家 他们就是我的亲人 ——杨福易细心赡养非血缘老人20年如一日

发表时间:2021-04-21 16:13 来源:金沙县文明网

现居大田乡新隆村已51岁的杨福易,被当地人们尊称为“杨大哥”。那是因为他朴实善良敬老爱幼,二十年如一日赡养非血缘老人李忠学,视非血缘儿子龙国强为己出。多年来不但耐心地照顾李忠学老人的饮食起居,还把龙国强送读至大专毕业有了工作。当地的村民谈到杨福易,都无不称赞地说:“杨哥真是一个大好人!”。

二十年前的一天早晨,章德军像往常一样起床后到当地附近的煤矿上班,班前会议结束后下到矿井里开始工作,谁知在井下正在工作的章德军被顶棚突然掉下的一块大石头砸中,伤情严重,矿方立即将其送往县城的医院抢救,但终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死亡。噩耗传来,章德军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妻子刘孟先含泪将丈夫安埋。章德军生前是一家人的顶梁柱,家里的重活和经济开支都依靠他来承担,现在他撒手人寰,丢下六十多岁的老父亲老母亲和一个八岁的儿子,日后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悲痛归悲痛,但人死不能复生,关键的问题是一家人的日子今后怎么过?此时经人介绍章德军的妻子刘孟先与本县西洛乡中华村的杨福易结婚建立了家庭,杨福易面对刘孟先沉重的家庭负担,毅然挑起了这副重担。

刚建立家庭的杨福易,面对的是章德军的父母李忠学、周继容夫妇和自己的父母亲,四个老人的负担,同时还要送龙国强读书。开始的几年,每到春季,杨福易夫妇就会从西洛乡的家中赶到大田乡新隆村帮助李忠学把玉米种下去,夏季耕管,秋季收割,冬天还会把取暖的煤给二老运过去,从未间断;李忠学老人平时生病也是第一时间请医生医治,忙前忙后;逢年过节还要买上一些礼品看望,这样的日子年复一年,一过就是十六个春秋。

为了缓解沉重的家庭负担,增加经济来源,2013年杨福易到金沙县新化乡林华煤矿挖煤,但是老天似乎对杨福易开了个玩笑,他在井下工作时不幸被运煤斗车砸伤,导致三根肋骨骨折,腰椎和尾椎不同程度的受到损伤,险些送掉了性命。此时儿子龙国强正在读高中,杨福易受伤后就不能再干体力活,难以打工挣钱,龙国强的所需费用怎么办?是继续读书还是选择退学?杨福易百般思考、苦苦挣扎,最终他决定将老房子卖了,继续供龙国强读书,儿子龙国强也很争气,读完高中上了大专,顺利毕业后也找到了工作。

2017年,不幸的事又相继降临到杨福易的头上。农历二月杨福易的父亲去世,农历七月间周继容去世。在周继容病重期间,杨福易将其送到县城医院医治,如同亲生儿子一样照顾,但终因年事高、并发症病较多,医治无效去世,杨福易也独自承担安葬。周继容去世后,杨福易直接把李忠学接到西洛乡的家中赡养,但由于家中房屋面积狭小,不便同时照顾自己的母亲和李忠学老人,2019年的时候,杨福易决定让妻子刘孟先留在西洛乡家中照顾自己的母亲,自己和李忠学老人返回大田乡新隆村的老家居住,赡养陪伴至今。

杨福易和刘孟先婚后所生的大女儿在金沙读高中,小儿子在毕节读职校,每月都需要千余元的生活费,但杨福易为了照顾李忠学老人,也无法外出去挣钱,于是就在新隆村开起了小卖部,维持生计。

李忠学在其老伴周继容去世后,开始的两年,除了腿脚不便,生活基本还能自理,但后来,因患有严重的痛风,几个月前就只能瘫痪在床上,全靠杨福易负责饮食起居。乡残联给李忠学发了一副轮椅,每当天气晴朗时,杨福易都会把李忠学推出来晒晒太阳、走动走动。近来,李中学老人身体的四肢逐渐蜷缩,难以伸张,病情越发严重,吃饭喝水也不能起身了,换尿不湿、处理大小便,全靠杨福易一人。一次,李忠学老人不慎将便盆踢倒,大小便洒满一地,满屋臭气熏天,杨福易还是以平静的心态,耐心地将房间打扫干净。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就是亲生子女可能也不会照顾得这么仔细,更何况杨福易还是一个外人,但他杨福易不嫌脏不嫌臭不怕麻烦,一如既往无怨无悔。

当问及杨福易这么多年来,是一种什么信念和动力,一直在激励着他,杨福易的回答很简单:“我娶了刘孟先,进了这个家就要对她的老人和孩子负责,做人要讲良心道德”,这是多么朴实无华的言语,却彰显了常人所难以企及的品格!

(金沙县大田乡派出所退休干警 王保康)

责任编辑:敖正明 李远霖